安寧病房

  • 70歲的陳伯伯,攝護腺癌合併全身骨轉移,入住安寧病房行疼痛控制和善終準備伯伯的意識相當清楚,看到學姐時總能揮揮手向她打招呼。陪病的是他太太,經常應伯伯的要求,推著他到醫院外頭、或是病房外的空中花園看看風景。一天查房時,只要是提到全身痠痛的問題時,便作勢要站起身來…

  • 成為不分科住院醫師後,我們開始要在臨床獨立,處理一線主訴和緊急狀況。除了執行醫療業務外,我們這群還在成長的菜鳥醫師,卻有了不一樣的身分:一方面我們是持續學習的「學生」,一方面也成為了帶領後輩的「老師」。在身分轉換的此刻,記錄一下在醫院裡初為人師的心情。

  • 「您好,請問是xxx的女兒嗎?我是臺北榮總安寧病房總醫師,我姓陳。」「是,陳醫師您好!」「您好,我們病房有收到同意書,得知您媽媽先前有想要申請入住安寧病房,這通電話是想通知您,今天我們病房有空出一張床,不知若明天安排您媽媽入住,是否ok?」

  • 所謂「簽床」,就是將等候入住病房的病人,配對至病房的空床位。向來知悉各科通常由總醫師負責簽床,但一直不覺得簽床是一項多了得的任務 ── 不就是將人塞進洞裡嗎?有人在等床,那如果有空出來的洞,把人塞進洞裡不就完事了嗎?哪要費什麼工夫?

  • 精選

    大德曰生

    by 洪 邦喻
    by 洪 邦喻

    「那就⋯打電話給他⋯我兒子一定會來。」張伯氣喘吁吁地說。
    「可是我不知道你兒子的電話。這樣好了,我去查查看,如果方便的話就請他過來一趟。」
    「他一定會來⋯他會馬上趕過來。」

  • 表面上這是一本死之書,實際上卻是一本生之書。安寧緩和醫療不只是一門醫學,它是一種生存的方式,更是一種生命的藝術。如何讓人好好的活到最後一刻是安寧照護人員的一生懸念,但還是有太多人誤認我們是催熟死亡的死神,希望這本書可以讓大家從安寧照護人員那從不放棄的勇敢與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