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選

  • 我在當學生的時候,曾經上過一堂課叫「醫病溝通」,裡面談了很多病情解釋的技巧,包括如何宣布壞消息,以及要有同理心等等…其中有一次讓我印象深刻,老師說:「盡量不要在病人面前提到『死』這個字,或是用『死』來威脅病人,這會讓病人覺得我們在詛咒他。」

  • 我是MSF的副航班統籌。 航班協調涉及創建航班行程、充當調度員,以及許多不同方面的飛航後勤支援。我一直對飛機很感興趣。當我還小的時候,我會敬畏地仰望天空。但我父母有不同的想法,我來自肯亞,爸爸希望我從事野生動物保育工作,媽媽則希望我成為一名銀行家….

  • 在臨床實習半年,很多時候老師們都會跟我們説,你們要多去和病人聊天,唯有貼近他們,我們才能瞭解哪些事情是病人以及家屬最擔心的。因爲腦海裡一直記得這句話,所以打從心裡都一直認爲或許在這短短兩年的實習,我的故事大多都會來自於病房。直到來到這間醫院的門診,我才發現一切好像並不如我想象中發展。

  • 我寫了一封信,給我的長官還有人資,表達了年後我將去職的心意。感謝他們這些年來的照顧,能夠在這個鄉下醫院有一個工作,安身立命十多年,是我一生美好的事,我非常的感謝。雖然捨不得,但是我覺得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;除了當醫師之外,我的人生還有沒有第二個可能?

  • 在南蘇丹的大多數社區,性暴力是禁忌話題。這種事是不可想像的。這樣的禁忌也影響了其他人的態度。瑪麗的丈夫得知妻子遭到侵犯後,便與她分手了。在丈夫看來,瑪麗已經被「毀了」。在第一次心理諮商時,瑪麗向我講述了她的感受。她驚恐不安,不知所措,覺得自己沒有未來。

  • 同事有個病人非預期死亡,經過病情與治療過程說明後,家屬可以接受這個結果。但是幾天後病房收到投訴:抱怨病房的整潔不佳、住院期間照護人員態度不佳…病房回覆了幾次,家屬端還是有諸多不滿,同事跟我抱怨:「來醫院看病,又不是住飯店,怎麼會有這麼多抱怨?」「根本的原因是對醫療結果不滿意。」

  • 「憂鬱症」彷彿一層金鐘罩,青少年禁錮。近年來有逐年增加的趨勢。這些青春正盛的個案,外顯的症狀大多是神情憂鬱、雙眼無神、出席不穩定、有些手上還留有自我傷害的痕跡。這些憂鬱青少年的人格特質,多有自我期待高、完美主義、易懷疑自我存在的價值;也常伴隨人際困擾或生命中重大創傷等。

  • 前幾天值班時,一個小朋友總在病房裡跑來跑去。一會兒在護理站跳上跳下、一會兒用病房的電腦畫畫,我一直以為那是某位護理師的小孩。直到他跑進醫師室,看到我正在和入院病摘奮鬥著。「你在上班嗎?」他天真無邪地盯著我瞧。「對啊!」我把病歷存檔,彎下腰看著他的臉。「你為什麼在這裡?」

Newer Posts